免费可以看完整污的网站

.630shu.co,最快更新数风流人物最新章节!

冯紫英是提前到的白云观。

白云观的确气派,照壁是赵孟頫写的“万古长春”,棂星门单檐琉璃瓦歇山顶,四柱七层,委实称得上京师一等一的去处。

观外人头涌动,沿着路旁一溜烟儿的可以看到起码数十上百辆各色马车小轿,应该都是京师城里趁着天气好来踏青烧香祈福的。

对于儒家文人来说,踏青冶游显然是更主要的目的,这春假二十天,若是不能好生休整一下,太可惜了。

当然,这也同样是一种社交活动,不过若是带家眷的话,除非是至亲,否则一般不会同游。

贾琏虽然要带家眷来,但是既然冯紫英已经和他提了还有其他朋友,那么肯定就不会和王熙凤、林丫头他们一块儿,更大可能性是一起来,但是各走各的,只不过不会相距太远而已。

对冯紫英来说,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这春假里说要林丫头一个人单独出门烧香祈福,显然不可能,正是踏青冶游和烧香祈福旺季,出点儿什么差错如何得了?要去肯定也是一大家子人出行。

所以情急间也只能凑出这么一个办法来。

“紫英!”冯紫英刚到,韩奇和卫若兰就到了。

卫若兰那辆马车太过显眼,虽说并无天家身份特征,但是作为长公主的嫡子,起码在马车上是要把气势做足的。

韩奇所乘马车倒是很普通,他祖辈锦乡侯现在袭降为三品将军,论府邸还是当年的侯府,威势气派,但是论内瓤子,恐怕比冯家都要逊色许多了。

樱花树下长腿美女制服短裙养眼写真

冯紫英也是在春假中呆在家里十来天才陆陆续续知晓一些家中情况的。

这年关前,各地营生收益都陆陆续续回来了,大同那边和京师城这边的是大头,冯紫英没有刻意去问,但是父亲母亲和姨娘却是和他说叨了一些。

大同那边收益最大,接近四万两银子的收益,主要来自几家生药铺、金银铺和布庒,京城铺子和租出去的店面收益大概在三万两左右,倒是两边的庄子都收益不多,不过两三千两佃租,再加上一些米面油肉和野味等特产罢了。

像临清那边收益不过一两千两银子,主要是租出去的店面收益,像那几百亩地佃租就更没多少了,这边加起来基本上都要供应给临清那边的老宅扩建改造还不够,估摸着还得要添好几千两过去才能抹平。

冯紫英不知道自家居然还在辽东那边有两个庄子,不过那两个庄子也就只能送点儿野味回来了。

比如两头腌好的野猪,十几张鹿皮,还有五六腿鹿肉,十对熊掌,两张熊皮,五十斤虎骨,还有一些参茸,但是都是算是地道货,都直接进了府里的库房。

冯紫英盘算了一下,冯府一年收益现在大概就在七八万两之间,至于府里的开支,他却不太清楚,母亲和姨娘都没有告诉过他,他估摸着大概也就是在两万到三万两之间,这还是排除了一些未列入日常开支的大头。

比如此次父亲的起复,估计就需要花三五万两银子,再比如母亲已经在考虑要为自己成家立业着想,所以要想把周围两处民宅府邸购置下来重新进行整修,那没七八万两银子想都别想。

家里究竟有多少家底儿,冯紫英真心不清楚,但估摸着一二十万两怕是有的。

作为这老一辈的,需要考虑的显然很多,起码这一点上冯紫英觉得冯家要比贾家这样的家族强得多,入不敷出还不知道开源节流,一味讲求排面,又没有一个正经收益,这拆东墙补西墙,慢慢的也就败落下去了。

像王熙凤倒是会广开渠道,拿公中银子去放贷,包揽诉讼,是一些高风险甚至带有政治风险的行道,久走夜路必闯鬼,没准儿哪天也就要成为祸端。

当然那是《红楼梦》书中所写,至少在现在,冯紫英对贾琏和王熙凤这两口子还是观感不错的。

贾琏人品不坏,能做点儿事情,王熙凤对林丫头颇为关照,基本上林丫头向琏二嫂子提出来的事情,王熙凤都是予以满足了的,就冲着这一点冯紫英都觉得应当帮他们一把。

至于说王熙凤在贾府里边如何,那和他无关,以后贾府如何,那也和他无关。

他既不是贾赦贾政,也不是老太君,贾府兴盛衰落轮不到他操心。

“子琦!若兰!”冯紫英也很高兴,许久没见二人,的确也还是有些怀念,上前拱手一礼之后就是勾肩搭背的亲热寒暄。

“也俊兄没来?”冯紫英没见着陈也俊。

韩奇和卫若兰有些尴尬,摇了摇头,还是韩奇道:“也俊兄家中有事,也许要晚点儿来,他没说死。”

“哦?”冯紫英心中轻笑,自己提前了两日便邀约了,当时没拒绝,这会儿却来一个不定,要么的确有事,要么就是有其他特殊原因了,而且看样子这二人怕是也隐约知晓一些什么。

“没来就没来吧,也许也俊兄的确比较忙,有事儿呢?”冯紫英不在意的摆摆手,“在这里稍等,还有一位朋友。”

“哦?紫英莫不是要为我们介绍们书院中的才俊,那我们可当不起啊。”卫若兰开着玩笑。

这青檀书院的学生们和他们这些在国子监都是过混的人肯定是没法走到一起的,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冯紫英算是一个特例,其他那些小门小户出来的贫寒学子,要让他们和自己这帮人走到一起,肯定难以相处。

“呵呵,若是若兰兄和子琦兄真的有此想法,那小弟当然可以代为引荐,韩简与或者许子逊都没问题。”冯紫英也笑了起来。

现在韩敬和许獬,尤其是许獬是当下京师城中最具名气的士子,达官贵人也好,士林文臣也好,都很愿意结识这样前途无量的才子。

没准儿几年后人家就能翰林院乃至六部和都察院里占个位置,抬头不见低头见了,可人家年轻啊。

”免了,紫英,他们可和不一样,与咱们没啥交情,也攀不起那份交情。”韩奇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连连摆手,“说吧,还有谁?”

“嗯,荣国公府琏二哥,子琦兄和若兰兄应该认识吧?”冯紫英也没有遮掩什么。

“贾琏?”韩奇讶然,看了卫若兰一眼。

都是武勋家族,岂能不认识,但是他们和贾琏明显不是很熟悉。

“怎么?子琦认识?”冯紫英看过去。

“嗯,紫英,贾家那边的人要说不认识怎么可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过我们倒是与宁国府珍大哥和蓉哥儿他们更熟悉一些。”韩奇笑着道:“蓉哥儿也在监里,倒是经常和我们在一起饮宴高乐,他爹珍大哥也是个有趣的人,所以咱们各论各的,各交各的,常在一起,……”

冯紫英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还和贾蓉以及贾珍能走到一块儿,看样子交情还不浅,皱了皱眉,以前可没怎么听这二人说起过啊。

“们什么时候和蓉哥儿还有珍大哥又走到一块儿了?”冯紫英忍不住问道。

“蓉哥儿原来就和我们熟悉,不知道而已,不过前年他不是要成亲么?所以就在家里没怎么出来,这半年里好像又开始出来了。”卫若兰不以为意的道:“至于珍大哥那边,要说比蓉哥儿还能玩儿,有时候蓉哥儿出来都还要把他爹带着一块儿来,……”

冯紫英目瞪口呆,他还真不知道贾珍贾蓉这两父子竟然这般默契投缘,不过这当爹的都和儿子一起高乐了,这还怎么管教儿子?

莫非那《红楼梦》书中所说的聚麀之诮还是真的?不对吧,这贾蓉不是刚娶亲么?怎么就又开始出来晃荡了?

“我记得蓉哥儿是前年方才娶亲的吧?”冯紫英有印象,那就该是那秦可卿了。

虽然几入贾府,但是都是走的荣国府这边,没去宁国府那边,那一次和贾琏吃酒,虽然是把贾蓉叫来了,但是也只是见了贾蓉,自然不可能见到那个在《红楼梦》书中颇为神秘的人物秦可卿。

“嗯,前年,还没从大同回来呢。”卫若兰点点头,“听说经常出入荣国府那边,难道和宁国府这边还没什么交情了?要不改天愚兄把珍大哥和蓉哥儿都叫出来,一起吃顿酒?”

“珍大哥和蓉哥儿小弟也是认识的,不过我和荣国府这边更熟悉一些,这琏二哥和小弟关系很熟,另外琏二嫂子们也应该知道才对,……”

“怎么不知道?王侍郎侄女嘛,金陵王家嘛,王德和我们也挺熟悉的,应该知道才对。”韩奇搭话,“不也在国子监里么?只不过不常来而已。”

王德是王子腾次子,其长子王忠也是在国子监里混了两年,现在挂在龙禁尉那边一个闲职。

冯紫英在国子监半年,还真从未见过王德进监读书,但他知道这位王家的纨绔,好像和陈也俊关系很密切。

就凭这一点也看得出王家后继无人,两个儿子一个不如一个,也不知道王子腾这家庭教育是怎么做的,这么一看,好像贾家还真的有点儿优越感了。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