块手成人版

如果是别的修士,手里有这么多宝物,毛显得还不觉得惊讶,任一是谁?一个穷的衣服都快成烂布条的乞丐,突然之间拿出来这么多宝物来,他都要怀疑这娃是不是在扮猪吃老虎。

“臭小子,你这是哪里来的?”

任一不太好解释自己装逼骗来的,胡乱搪塞道:“大爷,都啥时候了,你还关心这个,赶紧看看,有啥你能用上的,通通拿走。”

大爷能把自己的家底都给自己,他任一也不能小气,投桃报李这个道理,他还是知晓的。

毛显得也是个豁达的,没去纠结这个问题,蹲下来一番挑拣,把有用的,足足挑了一大半出来,部塞自己荷包里。

“好小子,这些东西老头我先借用一下,咱爷俩要是能活着从这废墟里走出去,以后大爷的东西,部都给你。”

“要是过不去了,这些就是咱俩人的陪葬品了。嘿嘿……”

毛显得说得满不在乎,任一却一脸的沉重,“大爷,我还等着继承你的好东西,你可别嗝屁了。”

毛显得佯装生气的锤了锤他的肩膀,“臭小子,这就惦记上了。放心,跑不了你的,老头可不会轻易赖账。”

“你就给我好好待着,无论如何,千万别出去,我这就出去会会这几个人。”

毛显得毫不留恋的大踏步离去,反手就把洞口一掌轰塌,彻底堵死了出来的路。

任一在山洞里面喃喃自语着,“大爷,我可不想给你老收尸,一定要好好活着啊。”

粉嫩清纯少女房间唯美写真

外面的人都是当世高手,两人躲在这山洞里,迟早会曝光出来。与其被动承受别人的攻击,还不如主动出击。

毛显得出去周旋一番,还有机会逃生,也能把任一的存在感降低到最小,从而保两个人。

山洞里漆黑一片,任一的心一直砰砰跳着,忐忑不安的倾听者外面的动静,颇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但是,毛显得下手太重,洞口塌了后,堵得有些厚重。他趴在上面半天,什么也听不到。

蓝灵从锦囊里跑了出来,对任一道:“你别急,这些东西挡不住我,我这就出去看看情况。”

蓝灵轻轻松松的就穿墙过去,任一揉搓着任屠的脑袋,转移自己的焦虑。

“小东西,养你这么久,你怎么还这么点大?”

正常的兔子,应该是十天半个月就胖上一圈,但是任屠就稀奇了,捡着的时候,它就小得可怜,就像是发育不良的兔子,只比他的拳头大一点。

犹记得家里的一个小表妹,最喜欢小兔子,但是婶娘很嫌弃,说兔子太臭,不准养。小表妹哭的稀里哗啦好不伤心。

他喜欢看小表妹开心的样子,就想办法帮她弄了两只兔子,偷偷的养在一个废弃的角落里。

那天,也不知怎么回事,他心里有些烦闷,眼皮子直跳。他没太放在心上,还是像往常一样,提着一个篮子去给兔子割草,准备拿去给小表妹喂兔子。

人才走到半路,就听得仆人们敲锣打鼓,惊慌失措的大喊,“不好啦!表小姐溺水啦!快来人啊!”

他脸色一白,丢下篮子就朝不远处的池塘跑去。仆人们已经把小表妹救了上来,她的怀里还抱着一只兔子,但是人却没救醒过来。

仆人们都说表小姐是为了救兔子,才溺水而亡的。婶娘悲痛欲绝,把府里所有的兔子部抓来溺死,然后和小表妹陪葬,包括他和小表妹偷偷养着的另外一只,也难逃厄运。

他死死地抱着兔子,求婶娘不要这么做,婶娘的眼神就像长了刺一样,狠狠地盯着他看,刺得他不敢直视,那恨不能把他生吞活剥了的表情,令原本慈爱贤惠的她变得有些丑陋。

他至今还记得她说的那句话,

“都怪你怂恿我的婉儿养兔子,你个扫把星,是你害了我的婉儿,你要不是姓任,我这就把你拿去和我的婉儿陪葬!”

说完,婶娘在他的面前,狠狠地把那只兔子的脖子扭断了。他当时就有种感觉,自己的脖子也要被扭断了。

这一幕实在是太刺激,狠狠地冲击到他,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当晚回去后,他就不可避免分发起了高热,足足三天三夜才好转。

这么久过去了,任一还是不能忘记小表妹看到兔子时欣喜的眼神,以及那只枉死的兔子。

它是小表妹的最爱,长得像个白面团子,也就比任屠大那么一圈而已。

“唉……估计是你太弱小了,所以,就被母兔子大冬天的抛弃了,对不对?”任一叹息的说着。

任屠不会出声附和,就这么安静的待着,任由任一把它搓圆捏扁,似乎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时间过的有些漫长,就在任一还在想着和小表妹在一起玩耍的场景时,蓝灵终于晃荡着回来了。

任一触电般跳了起来,“灵灵,我大爷怎么样了?他逃出去了吗?”

蓝灵卖了个关子,有些委婉的说道:“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啊?”任一犹豫了一下,“先听坏的吧,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坏的就是,你大爷被几人围攻了。然后他打死了一个年轻的修士,打跑了一个驱使毒虫的老魔头,打伤了一个老头,最后,自己也受了重伤逃之夭夭,生死不知。”

“那好消息呢?”任一揪心的问着。

“好消息就是,所有人都离开这个峡谷,没人会来找你麻烦,你安了!”

“太好了,那我现在就出找大爷。”

任一去清理洞口的石头,奈何那些都是巨石块,不是他这样的弱鸡可以搬开的。

蓝灵上前就想帮忙,被任一拒绝了,“你省着点吧,这个还用不上你。”

他就像个搬运工,把那些碎石一点一点的来回倒腾。

蓝灵闲着无聊,就在洞穴里来回溜达着。这是个不深的洞穴,里面只有一间屋子的大小。

蓝灵在溜达到一个墙壁处时,忍不住招呼任一过来,“小一,你快过来看,这上面有个图案。”

“是什么?”任一好奇的丢下怀里的石块,拍拍尘土走了过去。

然后他无奈的摊了摊手,“我什么也看不见啊?”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