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的软件不登录不要钱

轰!

朱正奇飞起一拳,一下将突然从他背后窜出的一只黄鼠狼给轰成了一具无头尸体。

黄鼠狼的身形巨大,体若黄牛,摔在地上,地面儿都震了三震。

“呸!”

老爷子狠狠地往尸体上吐了一口口水,恶狠狠道:“就这水平也想偷袭老子,谁给你的胆子!”

“老太爷威武!”

朱嘉成跟在朱正奇的身后,有气无力地拍着马屁,精神萎靡得厉害。

出来五天,他们的补给已经严重不足,本来准备上午就回去,没想到直升机刚一升空就被一只巨大的家雀儿给撞了下来。

如果不是朱正奇反应神速,在跳机的同时还抓了朱嘉成一把,朱嘉成肯定也会同飞机上的那些保镖一样,被摔成了碎片。

他们现在蓉城北郊两百公里之外的山区,没有直升机的帮助,想要在这时不时都会窜出来一只妖兽或是野兽的山沟沟儿里徒步走回蓉城,绝对不是一两天就能办得到的事情。

“无精打采的像什么样子,给老子精神着点儿!”

朱正奇瞪了朱嘉成一眼:“平时让你用心练武你不听,非要苦练什么枪法,现在后悔了吧?关键时刻还要让我一把老骨头亲自出手,你臊不臊得慌?”

遗失DQ的年少纯白季

朱正奇一脸鄙夷,枪有个屁用,连那些妖兽的皮毛都打不透。

朱嘉成闻言,一脸幽怨地瞥了老爷子一眼,是他不想练武么,当初是谁告诉他武道天赋有限,纵是苦练五十年也无望成为暗劲宗师的?

若不是在老爷子这里受了打击,他怎么可能会弃了武道而去苦练枪法?

再说,当时不是还没有这些吃人的妖兽存在么,普通的暗劲宗师,只要不入先天,遇到他还不是一枪就撂倒的命?谁敢说他弱?

“老太爷,我现在不是也入了先天么,虽然弱了点儿,但赖好也到了境界不是?”

朱正奇一撇嘴:“就你那也算是先天?磕药磕出来的花架子罢了,还吹什么牛皮!你要是真的牛叉,刚才就应该一拳把这只黄鼠狼给干死,而不是让我老人家亲自出手!”

朱嘉成瞬时无语,老太爷一把岁数的人了,说话还是这么硬。

不再说话,他麻溜儿地跑到黄鼠狼的尸体处,掏出挂在腰间的匕首,划开黄鼠狼的皮毛,在它的两条大腿内侧取了几十斤嫩肉。

别看这些妖兽活着的时候刀枪不入的样子,死了之后,就跟普通的动物没什么两样,一刀子下去,照样皮开肉绽。

点火,支架子,开始当场烧烤。

这是他们从直升机上跳下来之后所遭遇到的第二次妖兽袭击。

第一次是一只大耗子,看着恶心,老爷子没有胃口。

这一次是黄鼠狼,虽然同样不是什么好的食材,但至少要比耗子看着顺眼一些。

所以,看朱嘉成开始收拾着烤肉准备吃食,朱正奇也没有出声阻止。赶了两个小时的山路,确实已经很饿了。

武者的食量本来就大,连番的战斗更是对体力的严重消耗,不管是朱正奇,还是朱嘉成,都已经到了必须要补充食物恢复体力的时候了。

朱嘉成忙着烧烤,朱正奇则坐在一边的石头上,神色警惕地留意着周围的动静,以防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突然窜出来。

说也奇怪,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以前想见都难得一遇的妖兽,今天竟然一个接着一个地往外蹦。

先是飞鸟撞机,后是妖兽袭人,再后来甚至连通讯信号也都断掉了,想要跟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都打不通,简直就是诸事不顺。

太特么反常了!

而且,这里的妖兽也太多了!

如果不是今天的亲身遭遇,朱正奇根本就想像不到在城镇之外的这些山郊野外,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妖兽!

这些妖兽神出鬼没,而且力量奇大,他们这样的先天武者应对起来尚觉艰难,若是普通人遇到了,岂不是没有半点儿生还的可能?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啊!

“嘉成啊,你说这是为什么呢,前几天咱们也是在这样的深山老林中打转,甚至连一只妖兽都没有遇到过,为什么今天这些妖兽却跟扎了堆儿似地一个劲儿地往外窜呢?”

朱正奇闲得无聊,开始没话找话。

朱嘉成老实回答道:“属下也不知。”

“蓉城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是不是也有这么多的妖兽在乱窜行凶?也不知小月月现在怎么样了,可千万别遇到什么危险啊!”

朱嘉成继续搭话:“老太爷放心,肯定不会。”

朱正奇突然扭头看了他一眼,见这丫的注意力都在烤肉上,根本就没有说话的,瞬时一阵腻歪。

果然,找一个闷葫芦聊天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主意,朱嘉成这家伙,很容易把天给聊死,这荒郊野外的,多说一句话能死吗?

“嘉成啊,你这么多年一直单身,不是没有道理啊!”

朱嘉成:“……”

自从晋级到了先天之后,老爷子的心态似乎年轻了不少啊,身上原本就不多的慈悲,现在一点儿也没剩下了。

兹兹!

兹兹!

火焰炙烤嫩肉的声音,一滴滴肥油从焦黄的烤肉上滴下,落入火中发出这样的兹兹声响。

香气也由此弥散开来,朱正奇的肚子咕噜噜一阵乱叫,被这股子肉香给诱得更饿了。

朱嘉成一手抹盐一手抹酱,忙得一亦乐乎,野外烧烤是他的拿手绝活,很多调料都是随身携带。

有时候朱嘉成都在怀疑,老太爷刚才在飞机坠落的瞬间,谁都不救,偏偏把他给带了下来,是不是就是因为怕他自己在野外给饿着了,所以才特意拉了一个厨子下来。

感觉火候已到,朱嘉成随手取下一块足有十斤重的精肉,用匕首往里刺了刺,外焦里嫩,内质松软,差不多可以吃了。

烤肉插在竹签上,看上去金黄微焦,闻上去香气扑鼻。

朱嘉成双手将烤好的精肉递到朱正奇的跟前,“老太爷,您先请!”

朱正奇也不客气,接过大竹签,没有在意还冒着热气的滚烫温度,张嘴就先撕咬下了一大口。

还别说,肉质鲜嫩,一点儿也不比那些所谓的高档牛排逊色。

而且这些肉质之中还蕴有丝丝灵力,吞入腹中,浑身上下都有一股暖意在游动。

体力,还有之前损耗的真气在烤肉入腹的同时,都在迅速地恢复中。

朱正奇心怀大畅,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吃这些妖兽的血肉,上次在鸿景湾别墅区他们就收藏了足有五百斤重的巨蟒与土狗的嫩肉,那叫一个美味。

而且,这些妖兽血肉中的灵力十足,吃一块,基本上就能抵得上他们正常一天的苦修,在享受美味的同时,也相当于是在缓慢地提升自身的实力,简直不要太爽。

只可惜,那次的妖兽血肉大半都被军方收走,说是要搞什么科研,他们朱家只分了五百斤,只吃了两日就见了底,让朱正奇直到现在都还回味无穷。

“好吃!你的手艺可是越来越好了!”

朱正奇又大口地吞食了一块,毫不吝啬地出声赞叹。

朱嘉成道:“不是属下的手艺进步了,而是这些妖兽的血肉,本就带着一些异香,纵是用寻常的手法烹饪,也能鲜美异常。”

“嗯嗯,说得不错!这些妖兽的肉确实很不错!”朱正奇点头道:“杨帆那小子老是说妖兽视人类人灵药,喜欢吞食人类的血肉来晋级进化,其实有些偏颇了。”

“妖兽吃人,人吃妖兽,都是一个道理嘛。”朱正奇又咬了一口,边嚼边说:“弱肉强食,古来如此。就像现在,咱们不是一样在吃妖兽的肉,不是一样在吸收吞噬妖兽血肉中的灵力来强化自己?”

朱嘉成翻了翻白眼。

老爷子的立场有问题啊,人跟妖兽能一样吗?

人是万物之灵,吃妖兽那是看得起它们,它们不给吃,还想反噬,那就是大逆不道,不可饶恕!

“所以,既然现在的妖兽突然多了起来,以后咱们就都以妖兽的血肉做为主食吧!”

朱正奇道:“民以食为天,我华夏国民历来的传统,抽空的时候你把咱们见过的这些妖兽都编成一个食谱,把它们的功效往大里夸!”

“什么补肾补气,益寿延年,什么灵力充足堪比灵药,吃一口就能抵上十年苦功之类的,总之怎么夸张怎么写,到时候我负责你给宣传推广出去,总之,一定要弄得人尽皆知,不把这些妖兽吃得绝了种,绝不罢休!”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只要利益足够,哪怕是这些强大无比的妖兽,也会有人趋之若鹜。

朱嘉成无语地冲朱正奇伸了伸大拇指,老太爷这话说得霸气。真要这么做的话,弄不好这天下的妖兽,还真能被华夏国民给吃得绝了种。

剩下的一块也烤得差不多了,朱嘉成拿起来送到嘴,也狠狠地咬了一口,确实美味得很。

香得不得了。

太阳西垂,山里的天色总是要比外界黑得早一些,朱正奇与朱嘉成的周围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昏暗,朱嘉成为了烤肉而点起来的篝火显得越发耀眼。

“老太爷,今天晚上咱们可能就要在这山里过夜了。”朱嘉成把最后又烤出来的一块血肉递给朱正奇,道:“要不咱们再往前走走,看看能不能在天黑之前找到一个山洞之类方便歇脚的地方?”

“不用找了!”朱正奇一摇头,抬手往上指了指,道:“刚才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的时候我看到了,这处山峰之上,有一道观,今晚咱们可以在道观里暂住。”

朱嘉成一愣:“这荒山野岭的平常连个活人都看不到,竟然也有道观?能有香火吗?”

朱正奇一摆手:“管他那么多,就算是一座空观,也好过露天呆在这老林之中,走了!”

说着,朱正奇一手拿着烤肉,边吃边往山上走去。

朱嘉成随意地将随身器具收拾妥当,把火焰扑灭,然后才疾步跟上。

他们两个都是先天,踏山跃林如履平川,只用了三两分钟的时间,就直接爬升了八百余米,来到了道观的山门之前。

“平山观!”

一座以山为名的道观,大门破旧,围墙之上长满了青苔,好像真的是一座空观。

啪啪啪!

朱嘉成上前敲门,结果稍一用力,掉了朱漆的木制大门直接被推开,门没有锁,就这么虚掩着。

上前一步,将大门完推开,观内的景像完被二人看在眼中。

空旷旷的一座院落里面,只有一棵迎客奇松正对着门口,二人一进门,就正好看到它的存在。

奇松不大,粗只有碗口,高不过屋檐,因为常年没有人修剪,枝叶有些散乱,不过做为院子里唯一的一株绿色植被,它的存在,很醒目。

“两位尊客,为何而来?”

奇松的根脚处,一个穿着灰布道服的童子突然从树后闪出身影,好奇地的量着不告而入的朱正奇与朱嘉成二人,冲着他们弯身打了一个稽首,礼貌询问。

未分类